• <samp id="drxal"></samp>
    <optgroup id="drxal"><em id="drxal"></em></optgroup>
    <span id="drxal"></span>
  • <strong id="drxal"></strong>

    <optgroup id="drxal"><em id="drxal"><pre id="drxal"></pre></em></optgroup>
    關閉

    關注微信公眾平臺

    通過手機訪問

    新聞中心

    增值稅下調對電力企業影響有哪些

    人民網 2019-03-20  1688次
    字體:加大 減小

      “深化增值稅改革,將制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確保主要行業稅負明顯下降。”政府工作報告的減稅消息一出,瞬間引起了相關行業的熱議。在國新辦解讀政府工作報告吹風會上,國務院研究室主任黃守宏指出,此次降稅幅度超過20%。有專家稱這是史上最大規模降稅。


      電力行業各環節大部分處于原16%的稅率檔。此次減稅對于面臨降電價任務,市場競爭加劇,風光發電平價上網等挑戰的電力行業無疑是一場及時雨。重大利好與多重挑戰疊加,電力企業能否真正輕裝上陣?業內專家測算,此次減稅將為電力行業帶來超過650億元的降本規模,對驅動企業向高質量轉型發展,推動行業調結構、優布局將起到重要作用。


      減稅降本切實為企業減負 驅動企業轉型升級


      增值稅率下調3個百分點,電力行業將從中實現多大規模降本?行業企業和多家證券公司對此進行了測算。


      國信證券測算數據顯示,2018年的全國兩會宣布將制造業增值稅率從17%下調到16%,對電網企業實施留抵退稅政策,可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 2.16 分/千瓦時。今年增值稅率再降3個百分點,一般工商業電價可降價約5分/千瓦時,帶來降價空間折合525億元。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一般工商業電價再降10%的要求。據測算,總降價任務約735億元。由此可見,此次減稅為電網企業帶來的降本空間即使全部用于為實體經濟讓利,遠不足以支撐完成降電價任務。


      天風證券分析,2018年火電虧損面超50%,不具備讓利能力,此次增值稅率降低有望改善火電業績。


      “減稅將有效扭轉火電業務當前虧損的現狀,提升企業盈利能力和市場競爭力。”全國政協委員、國家能源投資集團總經理凌文表示。


      業界分析認為,增值稅率降低的具體影響,還需充分考慮進項稅抵扣問題,“如果進項稅同比例降低,稅收優惠就會打折扣。”資深電力專家陳宗法說,


      對于風電、光伏行業,風光項目主要在設備購置環節和發電售電環節產生增值稅,增值稅調整后,設備購置環節進項稅減少,發電售電環節不含稅售電價格增加,從而使項目整體收益增加。


      此次減稅從眼前看將減輕企業負擔,增強企業信心和抗風險能力,從長遠看則有利于增強企業發展后勁,推動行業企業優化結構布局,實現轉型升級,向高質量發展加速邁進。


      全國政協委員、東方電氣董事長、黨組書記鄒磊表示,當前電力裝備制造業正加速向創新驅動轉型,市場競爭十分激烈。政府工作報告透露出大量利好企業的信息,包括減稅降費、支持傳統產業改造提升和技術創新、提升科技支撐能力,這些都指向當前制造業的痛點。裝備制造企業的高質量發展,要突出技術引領、創新驅動,在產學研用上發揮企業的主導作用。


      全國政協常委、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在全國兩會記者會上表示,降低增值稅稅率,減少納稅支出,將增加企業的現金流,引導企業向高科技、高附加值的先進制造業轉型,增強企業長期投入科技研發的能力,為企業增添活力,推動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此外,由于我國對單個項目裝機容量低于5萬千瓦的小水電按3%征收率計征增值稅,不受此次減稅影響;單個項目裝機容量5萬千瓦及以上的水電站增值稅稅率按照13%征收;超過100萬千瓦的水電站對其增值稅實際稅負超過12%的部分實行即征即退政策。此次減稅對水電行業影響有限。


      核電行業自核電機組正式商業投產次月起15個年度內,統一實行增值稅先征后退政策,返還比例按75%、70%、55%進行階段逐級遞減,核電企業將從此次減稅中獲利。


      新能源企業享受降稅紅利尚存在困難 呼吁減稅政策進一步傾斜


      此輪減稅注重普惠性和結構性并舉,意在有針對性地解決相關行業的痛點難點。然而,由于行業特性等現實問題,部分領域企業無法即時享受到減稅紅利,仍需要更具有產業傾斜性的減稅政策加以扶持。兩會上,多家光伏企業代表委員表達了相關訴求。


      “光伏電站前期投資大,投資回報期長,設計系統壽命25年,要靠多年的發電銷售收入逐步收回投資。從財務角度看,一般光伏電站的進項稅額需5至6年才能抵扣完,才可能繳納增值稅。但我國光伏發電從2013年起才開始真正成規模態勢發展,2014到2018年是發展的高速期。由此看來,只有極少數經營很好的企業,才可能享受減稅優惠政策,大多數企業無法切實享受。” 全國人大代表、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表示。


      其實,為扶持風電、光伏等新能源行業發展,國家在稅收政策方面早有傾斜。財政部、國稅總局于2013年9月下發了《關于光伏發電增值稅政策的通知》,對光伏發電收入實行增值稅即征即退50%的政策,后于2016年延續,執行時間至2018年12月31日截止。由于進項稅抵扣,多數光伏企業并未享受到此項政策的紅利。此次增值稅率下調,光伏企業仍然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劉漢元認為,稅負負擔是阻礙行業不需要補貼、實現真正市場條件下平價上網并持續健康發展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他介紹,僅從光伏發電端來看,每度電負擔的稅費達到0.13元~0.17元。同時,光伏發電為重資產投入,大多數項目留存了大額期末留抵稅額,據不完全統計,從項目投建環節看,留抵稅額占光伏電站投資成本的比例超過10%。我國對電網企業實施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退還政策,光伏發電企業未納入退稅范圍。業內人士測算,稅費、融資成本等非技術成本占到光伏發電全部成本的25%左右。


      由此,光伏行業代表委員建議國家實施更具有產業傾斜導向的減稅降費政策。


      劉漢元在此次兩會上提出了《關于減輕光伏發電企業稅費負擔的建議》,建議參照小型水力發電項目的增值稅繳納政策,將光伏發電項目納入按照3%征收率簡易征收范圍。實現企業利息成本進項稅可抵扣,并將光伏發電企業納入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退還范圍。對光伏發電無補貼項目實行所得稅免稅政策。


      南存輝在兩會上提出《關于進一步完善光伏發電增值稅優惠政策的提案》。同樣建議比照小水電,對裝機容量5萬千瓦以下的光伏電站實行3%計征增值稅。并建議延續光伏發電增值稅即征即退50%的優惠政策,并且形成長效機制,不加時間限制。參照大型水力發電站增值稅超稅負返還的模式,對光伏發電等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實行增值稅超稅負返還的優惠政策。


    国产亚洲欧美在线va